打造中國鹿業專業信息平台!
您的位置:首頁 > 鹿史文化 > 正文

說說中國麋鹿的曆史文化史

时间:2016-09-07 11:01:35   来源:中國鹿业网   作者:admin    浏覽次數:
天下奇兽——糜鹿 (学名:Elaphurus davidianus)又名"四不象",是世界珍稀动物,属于鹿科。因为它头脸像马、角像鹿、蹄像牛、尾像驴,因此得名四不像。原产于中國长江中下游沼泽地带,以青草和水草为食物。性好合群,善游泳,喜欢以嫩草和水生植物为食。求偶发情始于6月底,持续6周左右。是一种极富传奇色彩和物种研究价值的哺乳动物、偶蹄目、鹿科动物。  
\ 
1865年,即清同治四年,法国神甫阿芒·大卫在北京南部考察动植物。走到官兵严加把守的皇家猎苑——“南苑”外,大卫隔墙远望,发现这里生活着一种奇异的鹿,角似鹿非鹿,蹄似牛非牛,脸似马非马,尾似驴非驴,勾起了作为博物学家的大卫的强烈探奇欲望。他买通了皇家猎苑的清官员,从墙头偷运出两张鹿皮及骨角标本,1866年从海路运到法国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。经馆长爱德华鉴定,此为新属、新种,这是第一次把麋鹿从学术的角度介绍给世人,轰动了西方世界。为纪念第一个发现者,便将迷路的英文俗名称做“大卫神甫鹿”(Pere David’s deer)。全世界有4000余种哺乳动物,能集多项“世界之最”于一身的恐怕不会太多,而迷路以其奇异形态、习性及坎坷的经历引人瞩目,它身上有许许多多的奇、特、最。   
麋鹿是中國特有的动物种类,在分类上为单独的一个属(麋鹿属)。该属共有5种,已灭绝4种:双叉麋鹿、晋南麋鹿、蓝田麋鹿、台湾麋鹿,现仅存达氏麋鹿,既大卫鹿。在40多种鹿科动物中,麋鹿是地球历史上进化最晚,即最年轻的一种鹿,其进化年代约200万年,与人类相近。 在鹿科动物中,麋鹿的尾巴最长,达50~60厘米,其拉丁学名属名Elaphurus,即长尾之意。它的长尾巴善于拂动,能左右画圈以驱赶蚊蝇。麋鹿是各种鹿中妊娠期最长的种类,孕期285~300天,而梅花鹿仅有230天。 多数生活在山林的鹿,长有纤纤细蹄而善于奔跑。而麋鹿蹄宽似牛,善于在泥沼中行走,它蹄部承重压强在200~280克/平方厘米,是最典型的湿地鹿类。   
麋鹿还是最出色的游泳能手,既不畏洪水淹没,也不受江河的阻拦,横渡长江易如反掌。麋鹿是人工圈养时间最长的鹿种,从周代开始就有统治者圈养麋鹿,直至元、明、清。麋鹿因长期园囿和栖于湿地,因此是最温顺的一种鹿,任何情况下都不主动攻击人,采取敌进我退、敬而远之的回避策略。  
麋鹿的食性在鹿科动物中最为特殊,因栖于湿地,所以既采食草本植物,又采食禾本植物,有青草时则不去吃“精料”,不像其他鹿科动物那样贪嘴。由于麋鹿能利用多数草食动物不能吃到的水草,所以其能量转化水平也高于其他食草动物。   
人們多知道梅花鹿、馬鹿的鹿茸有補陽功效,卻不知麋鹿之茸有滋陰補腎的功能。麋茸中不僅各項氨基酸的比例高,而且富含牛磺酸、R-氨酸、胱氨酸,這是其他鹿茸中所沒有的。
麋鹿的角在鹿类中更为特别,一般鹿“喜山而属阳,夏至解角,麋喜沼而属阴,冬至解角。” 麋鹿在中國文化中可谓渊远流长:周朝灭纣,姜子牙的坐骑是麋鹿;楚大夫屈原有“麋何食兮庭中,蛟何为兮水裔”之辞;各朝各代有关麋的记载、描述不绝于书,清乾隆皇帝更有“麋鹿解说”之文刻于麋角,甚至中國道教的道观中还能见到麋鹿之像。   麋鹿的兴衰荣枯又与祖国的命运紧密相连。野生的麋鹿在明清时已消失,其原因尚无准确考证。1894年,永定河水泛滥冲垮了皇家猎苑的围墙,当时圈养的120头麋鹿被冲散,有不少头被难民猎杀食肉。到1900年,八国联军入侵北京,他们北烧圆明园,南抢皇家猎苑,将仅剩的麋鹿(数目不清)抢劫一空。非常巧合的是当年11月10日麋鹿的发现者阿芒·大卫也在巴黎去世,享年74岁。   
到了欧洲的麋鹿,被放在动物园中圈养,但由于没有湿地环境,范围又很小,所以非但没有繁殖,反而一只一只地死去。此时英国乌邦寺的主人福特公爵将世界上仅存的18头麋鹿收集到自己的庄园里,庄园很大,麋鹿处于半野生状态,与原来的栖息环境相宜,使濒于绝迹的麋鹿又奇迹般地逐渐繁衍起来,一战时期达88头,二战时期达255头。二战时乌邦寺的主人认为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更危险,为了保护麋鹿,他们将麋鹿又疏散到世界上很多地方。   
新中國成立后,1956 年英国伦敦动物园曾将两对麋鹿作为礼物赠给北京动物园。与欧洲动物园一样,这两对友好使者也未能繁育后代。   
1979年,我國動物學家譚邦傑先生呼籲將流落海外的麋鹿引回中國,這一倡議得到英國方面的積極響應。
1984年11月,英国乌邦寺当时的主人塔维斯托克侯爵决定,将22头麋鹿无偿赠送给中國。麋鹿还乡,落户何方?中國各方面专家经过多方论证认为,无论是从历史文化的角度,还是从自然生态条件考虑,北京南郊的皇家猎苑旧址南海子都是麋鹿回引的最理想地点。对此塔斯维托克侯爵也非常认同,他说,“能与中國合作让麋鹿重返故里,的确是一件极令人振奋的事情。”   
南海子位于北京大兴县北部,与通州区、朝阳区、丰台区相邻,作为原先皇家园囿的“海子”(即水洼),大部分已被改作养鱼池,只有三海子中部900余亩还保留着原始自然的风貌,垂柳依依、荻花瑟瑟,一幅“落叶聚还散,寒鸦栖复惊”的古代风光的景观。1985年5月便在这里兴建成了麋鹿园。   
1985年8月24日,22头麋鹿满载中英两过人民的友谊,乘坐专机从乌邦寺飞抵北京,回到了老家南海子麋鹿园。这样,流落他乡近1个世纪,历尽劫难的麋鹿终于踏上了故土。国际动物保护人士评论道:“将一个物种如此准确地引回它们原来栖息的地方,这在世界的‘重引入’项目中堪称是独一无二的。”1987年乌邦寺又运来18头麋鹿;此后我国又在湖北石首和江苏大丰分别建立了麋鹿自然保护区。十几年过去了,重归故里的麋鹿野化成功,发展迅速,目前全国已超过600头(湖北石首140头,江苏大丰350头,北京麋鹿园200多头)。   
現在全球麋鹿總數已達3000多頭,已無絕種之虞,因此,國際自然保護聯盟便把麋鹿的名字從瀕危的紅皮書中劃掉了。麋鹿的野化繁殖是全球攜手拯救瀕危物種最成功的範例,在全世界15項“重引入”項目中,也是我國唯一一項成功的“重引入”工程。爲保護麋鹿——這一在中國曾消失百年的物種,中國建立了四個麋鹿繁育基地,分別是北京南海子麋鹿苑、江蘇大豐麋鹿自然保護區、湖北石首麋鹿自然保護區和河南省原陽縣麋鹿散養場。
相關熱詞搜索:麋鹿 文化史 中國

相關新聞
?

導航